您当前位置:首页>>美育资源

专家谈少儿美术教育问题

  •  

    “六一”前夕,美术界专家讨论少儿美术教育中亟待解决的问题

      
    背景:我国少儿美术教育目前已形成规模,参与的师生众多,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它的导向和教育模式与应试教育及家长望子成龙的迫切心态关系紧密。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应从尊重儿童情感、尊重少儿教育自身规律做起。少儿美术教育的生态体系与自然的生态一样,不能过度垦伐!


    为此,“六一”前夕“成就未来———少儿课外美术教育工程”组委会邀约国内美术界专家进行探讨,以期产生积极的学术导向。该“工程”由国家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和中国美术家协会艺术委员会联合主办。首期跨度为三年。“工程”今年的活动重点是8月份将在中华世纪坛举办以下五项重要活动:“中国少儿美术教师优秀作品展览”、“中国少儿课外美术论坛”、“优秀少儿美术读物、插图展”、“还孩子一个率真的童年展”、“成就未来奖———南山杯”。以期通过这些具有学术目标、公益性质的活动,达到一定深度的交流、研究,同时引起社会各界和家长的关注,形成健康的学术推动。


    病症:儿童画老气横秋


    杨永青(原中国美协少儿美术艺委会主任)


    我们看到有些儿童水墨画,题材比较单一,技法比较程式化,例如有的专画葫芦,有的专画牡丹,甚至题词也是“牡丹富贵”、“国色天香”等,显得老气横秋。这其实是教学上的偏差,不是传统水墨画之过,也不表现儿童自己的意志。儿童的创造性被一些传统的程式束缚,不利于向更广阔的审美领域发展,甚至产生严重的心理障碍。


    病症:把孩子教成“小齐白石”


    何韵兰(中国美协少儿美术艺委会主任)

      
    因为美术自身的特点及儿童的特殊性,国内外专家早就指出,儿童美术活动,以游戏开始、靠兴趣引导,是天性使然,对儿童的感知力、创造力的启蒙,对表现力和自信心的培养具有特殊优势,是各类优秀人才都需要的基础。即使是专业美术人才的培养,在儿童时期,重要的也不是技术而是对美、对生活的敏悟以及兴趣和感觉的持续。对于那些急于让孩子成才的家长来说,把孩子教成“小齐白石”、“小徐悲鸿”完全是个误区,而那些以获奖、考级、加分为学习目标的,将会失去个人感知艺术美好,并从中分享更持久生命动力的机会,短暂

      
    的获利与整个人生的收获相比也太微不足道。当然,问题的解决需要过程,但我们必须对儿童美术的人文意义要有足够的重视,对这一领域的问题有清醒的认识。


    病症:“小神童”的痛苦


    王明明(北京画院院长)


    一味让孩子画儿童画、参加比赛,把孩子推到小神童的地位,这会给孩子精神上很大的压力;同时过早把他的一切束缚在儿童画中,对他以后作为一个专业的美术工作者的转型也非常不利。我个人有一些体会,我是6岁开始画画的,很早就在国际上得奖,当时学校和少年宫的老师对我也很好,我的父母非常重视


    培养我,那时我拜访过吴作人、李苦禅等名家。但我个人的转型期就非常痛苦,我的画友中也有很多不成功的例证。


    诊断:少儿美术的三个根本


    邵大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1.净土:少儿美术有它自身的规律,我认为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顺其自然,应该有一方净土,这个净土是理想化或理想主义的,但不是十全十美。2.天赋不同启发不同:少儿美术教育一定要开发儿童的智性和天赋。所谓天赋每个儿童都有,尽管有高有低,但重要的不是高低问题,而是每个人天赋表现领域不同。个性才是少儿美术的核心,现在国内外都开始了一种有意义的尝试,那就是启发学生而不是教授学生。尤其是美术这种领域,对儿童而言就更应当重视感觉的培养,而不是造型或技巧。也不应该把这种极富个性和感觉的儿童美术用某种量化标准加以束缚。3.艺术的本质和人的本性:现在提倡人文精神,但其中最基本的是人性,而人性中最重要的就是没有污染、不造作。所以儿童美术中最重要的是真,即体现本能和个性的方面。这也正是我们现在很多美术创作中所缺少的,取而代之的是功利,为某种目的而服务。


    诊断:“大美术”应关注“小美术”


    翟墨(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人的儿童时期是无价的,对人的一生非常重要,怎样为他们花心思和代价都不为过;另一方面儿童画的原创精神虽然和学术的原创性不同,但却能给成人很大的启发,美协及大的美术刊物应该给儿童美术以分外的关注和重视。


    诊断:亟待改变美术馆的教育功能


    常锐伦(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既然是讨论社会的少儿美术教育问题,我要呼吁一下:美术馆、博物馆等机构,也要关注少儿的教育,探索如何服务于广大的少年儿童。据我所知,西方的美术馆、博物馆一般设有教育部,其中的研究人员既为公众讲解,更主要是为学校的学生上课,组织他们在馆展的作品前鉴赏和有针对性讨论艺术问题。甚至有流动展览车,定期地将小幅馆藏作品运到偏远的农村乡镇中,供孩子们参观。这种服务于少年儿童,旨在提高未来公民文化素养的社会美术教育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 上一篇:论少儿美术教育方法之初探
    下一篇:董希文“顺水推舟”教学法探析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首 页学会概况联系我们意见建议 │ 访问统计
中国少年儿童美术教育学会 版权所有 转载注明 最佳分辨率 1024×768
通联地址:北京朝阳区汤立路218号楼C座1132号 邮政编码:100012 邮箱:cacaemail@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