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教学研究

杨志杰教学随笔:教育需要宽容

  • 宽容之于教育,正如苏霍姆林斯基所言:“要像对待荷叶上的露珠一样,小心翼翼地保护学生幼小的心灵。晶莹透亮的露珠是可爱的,却又是十分脆弱的,一不小心露珠滚落,就会破碎,不复存在。”面对犯了错误的学生,训责呵斥,固然也能把学生“管”得规规矩矩,“理”得服服帖帖,但往往治标不治本,甚至把学生推到对立面,拉开师生之间的距离,个性倔强的同学还会因此而产生逆反心理,而宽容却能起到“以柔克刚”、“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效果。其实,有时候学生犯了错误,大多数都会后悔,希望得到宽容、谅解,这时教师对他施以宽容,无异于雪中送炭,使学生体会到教师的信任和尊重,从而填补师生之间的感情空白,强化其改过图进的愿望。故事中仙崖禅师若搬去椅子对学僧“杀一儆百”,也没什么说不过去的,学僧可能从此收敛,但可能不会认真反省,更不会有以后的故事了。

      
    赞科夫曾经说过:“当教师必不可少甚至最重要的品质就是热爱儿童,假如有爱心,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采取宽容的态度,对待学生身上的错误和缺点呢?”最好的教育是爱的教育,以鼓励代替责备,以关怀代替处罚,更容易收到教育的效果!心理学揭示的规律告诉我们:教师的教育在心理上从来不单向流动的,在这个流通过程中,教师的教育态度,一经转化为学生的情感体验,学生就会产生相应的态度来对待教师。一旦作为教育者的教师与受教育的学生之间有情感的沟通,教师就会取得学生的信任,学生接受教育的反感就会被克服,取而代之的是:老师是值得亲近、信赖的人,这就为学生接受教育打下了基础。而宽容从某种角度就达到了教育者与受教育者之间的情感沟通。

      
    作家魏巍的散文《我的老师》。魏巍在作品中深情地回忆他的老 师蔡芸芝 先生:“她从来不打骂我们,仅仅有一次,她的教鞭好像要落下来,我用石板一迎,教鞭轻轻地敲在石板边上,大伙笑了,她也笑了,”她这一宽容而又充满爱心的笑,化解了师生之间的矛盾,融洽了师生之间的关系,也拉近了师生之间的距离,当时魏巍和他的同学们都感受到了,“我用儿童的狡猾的眼光察觉,她爱我们,并没有存心要打的意思。孩子们多么善于观察这一点啊!” 蔡芸芝 老师用宽容和爱心对待学生,创造了宽松和谐的学习环境,学生又怎么会不热爱、依恋她?又怎么会不认真学习呢?

      
    苏霍姆林斯基曾说过:“有时宽容引起的道德震动比惩罚更强烈。”作为一名教师,我们应该给孩子多一份理解,多一次机会,多一些鼓励,我们定会“用心灵赢得心灵”。有了这种爱的宽容,就能出奇出巧,就能在教学中变无法为有法,就能产生千变万化的教学机智,就能赢得学生的尊敬和爱戴,就能取得“润物细无声”的最佳的教学效果。当然,宽容决不是无原则的宠爱和放纵,宽容应该有度、得当、严爱相济,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宽严是辩证统一的。

    让宽容在我们的生活中绽放吧!


     

  • 上一篇:心理学教育让学生触摸幸福
    下一篇:衡量学生该用什么尺子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首 页学会概况联系我们意见建议 │ 访问统计
中国少年儿童美术教育学会 版权所有 转载注明 最佳分辨率 1024×768
通联地址:北京朝阳区汤立路218号楼C座1132号 邮政编码:100012 邮箱:cacaemail@163.com